拜登内阁雏形

  拜登主要的外交和经济内阁团队已经浮出水面,新的“拜登经济学”具有较深的凯恩斯主义印记,外交团队重任是重建国际对美国的信任。

  本刊记者  廖宗魁/文

  虽然美国大选正式的结果还未出炉,特朗普还没有承认败选,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局已定。美国联邦总务署已经批准启动政府交接程序,总务署将为过渡过程提供资金支持,而拜登的内阁人选逐步浮出水面。

  拜登雄心勃勃的表示“美国回来了”,外界已经注意到,拜登提名的很多主要内阁人员都有着很浓的“奥巴马色彩”,有媒体甚至戏称这是“第三任奥巴马政府”。

  拜登给出的解释是,“现在的美国和奥巴马时期完全不同,特朗普总统改变了整个局面,美国优先也意味着美国孤立,因此我挑选内阁的关键考量是能够全面代表全体美国人民,同时全面代表整个民主党。”

  拜登内阁是一种折中与妥协,对内则要兼顾到民主党内部的不同声音,对外则要考虑盟友。“准备好与面对对手,而不是拒绝盟友,准备好捍卫我们的价值观。”

  在外交团队方面,布林肯(Antony Blinken)被提名为国务卿、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被提名为国家安全顾问,琳达·格林菲尔德(LindaThomas-Greenfield)被提名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他们的重任是重建国际对美国的信任,为重新加入国际协议和组织做好准备。

  在经济团队方面,前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L.Yellen)被提名为财政部长,妮拉·坦登(Neera Tanden)被提名为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塞西莉娅·劳斯(Cecilia Rouse)被提名为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们将打造“拜登经济学”,其凯恩斯主义的印记会更加浓厚。

  相对于特朗普的内阁,拜登内阁回归传统精英和职业政客,或许意味着其未来的政策会更加讲究规则、有章可循。

  拜登经济学

  白宫内阁最重要的经济职位是财长,拜登提名了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如果得到参议院通过,耶伦将成为第一位任职过美联储主席、财政部部长和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人。

  “我们必须重建美国梦”,耶伦在推特上声称,“作为财长,我每天都会为重建所有人的那个梦想而工作。”

  耶伦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出任美联储主席(当时两院均由共和党控制),并在特朗普上任后与之有所合作,她在出任美联储主席时与两党议员都有深入的磨合,她当选财长较容易获得两党的认可。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就表示,“珍妮特在两党国会议员中的信誉至关重要。”

  耶伦是典型的凯恩斯主义者,她在出任美联储主席期间的政策基调是偏鸽派的,采取了渐进的加息方式,而且她强调只有在财政政策的配合下,才能更好地发挥货币政策的效果。面对疫情,耶伦认为政府应该采取进一步的财政政策来避免就业的恶化,并建议为各州政府提供资金。

  耶伦和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就在美联储共事,大家的观点和主张知根知底,更有利于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有机地结合。

  拜登经济学的核心是,采取更加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帮助美国经济渡过难关。目前来看,参议院大概率会落到共和党手中。耶伦出任财长,对于斡旋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会更加有力,表明拜登在为未来的困难做准备。

  耶伦是贸易自由化的支持者,她曾表示,“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会使美国制造商更有竞争力。”也就是说,她反对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做法。

  财长会在半年度报告中决定一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这在以往经常是中美经贸博弈的一部分,有时候会加剧中美关系的紧张。不过,耶伦曾明确表示,要判断一个国家何时采用汇率来获取贸易优势是很困难的。

  这些观点与拜登的一些贸易政策主张是类似的,都反对采取加征关税的方式来处理贸易争端,这有可能会使中美经贸紧张的关系有所缓和。

  特朗普政府经常会采取一些突然袭击,从而引发市场的剧烈动荡,而且特朗普的政策经常善变,也让市场琢磨不透。相反,耶伦在美联储任职期间,最擅长的是引导市场预期,这是市场最为欢迎的,她出任财长有利于形成更稳定而可预期的财政政策。

  劳斯是著名的劳动经济学家,她有望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女性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她目前担任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是专门研究教育和平等问题的经济学家。罗斯曾是奥巴马任内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也曾在克林顿政府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任职。

  同时,拜登还提名了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Bernstein)作为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他是凯恩斯理论的信奉者,长期担任拜登团队的经济顾问。

  妮拉·坦登被提名为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现任华盛顿公共政策研究和倡导组织美国进步中心总裁,她赞成对富人征收高额赋税。她曾在多个民主党候选人的团队工作,比如克林顿、奥巴马和希拉里等,曾致力于奥巴马的医疗改革,这表明她能够适应民主党内部的不同声音。

  美国大选日(11月3日)以来,美股持续创出历史新高,短短一个月上涨近10%,市场早已在提前交易拜登经济学所产生的美国经济复苏的美好前景。

  外交策略上的折中主义

  拜登外交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是被提名为国务卿的布林肯(AntonyBlinken),早在克林顿时期布林肯就和拜登熟识,在小布什任期内,布林肯进入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为当时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拜登做助手,并在奥巴马第二任总统时期担任副国务卿。

  布林肯是一个欧洲主义者和多边主义者,他支持大西洋(600558,股吧)两岸民主国家的联盟,视欧洲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他激烈反对川普要从德国撤军,认为这是“愚蠢的,这削弱了北约,帮助了普京,伤害了美国在欧洲最重要的盟友德国。”

  布林肯主张对华采取预防性外交政策与威慑,但不赞成中美“脱钩”,认为两国存在合作空间。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布林肯就呼吁中美合作抗疫。被提名为国家安全顾问的沙利文反对中美进入冷战模式,“冷战思维”会让美国失去长远的竞争力,“美中之间并不存在任何一方完全胜利或失败,应该寻求两国共存的稳定状态。”

  拜登的外交团队存在一些声音

  一种声音是回归派,他们希望延续奥巴马时期的外交政策,不希望把中美定位为“强国斗争”。这一派的声音对中国最为友善。

  另一种声音属于改革派,他们希望打破奥巴马时期的外交策略,他们认为中国是美国政府要应对的“决定性挑战”,所以要采取比奥巴马时期更有对抗性的策略。他们主张美国与其他自由国家的联盟。这一派对中国的定性与特朗普时期类似,但期望采取团结盟友来对抗中国的外交策略。

  第三种声音是进步派,他们主张外交应该服务于国内的政治、经济目标,反对高昂的国防开支,反对外交政策走向军事干预,主张从外部向中国、伊朗等施加压力。

  整体上看,拜登的外交团队兼顾了民主党内的不同声音,很可能会走一种折中的路线,中美关系有望走向缓和,至少不会像特朗普时期那样剑拔弩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posted @ 20-12-23 11:50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澳门十大电子游戏官网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